其實,個人一向覺得每個人的讀書法都不同,所以一般咱都不太願意給人建議,但這議題從以前到現在,到我自己改學生的週記,都有人喜歡提出「活用」論,而視   ^^^^   背書記公式單字為畏途(某些學生的態度則讓人覺得那根本是「藉口」了orz ),故劣者終於想來獻曝一下個人的觀點。       
 
 照個人的經驗--只有死讀夠了,才可能活用!     記得研究所有次旁修法文系開的電影講座,結果,全程上下來累死人!為什麼,因為教授講課,「如數家珍」地講了一大堆國內沒有的歐洲電影,是那種在Y拍上找專人或是透過動物才能運回的罕見片,結果,咱這個電影院生平去不到〸次的人,根本完全不懂教授在說什麼,舉什麼例子--大概就像現代被感嘆國文程度低落的學生一樣的成語盲吧!所以,當其他人知道教授說的什麼明星,知道哪部片子的主題曲,然後可以因此而說笑起來時,我完全霧煞煞,痛苦極了!       
 
 也因此,我確定,沒有先廣泛的「死讀熟記」,絕對無法活用。     帶導師的教學過程,看到不同的學生,能對國英數各自擅長,往往該項都是他們做最多、看最多、練習最多的(或許不限當下拚而已,而是自小就有這方面興趣而累積起來,故現在反而輕鬆多)!以我個人的求學經驗,亦是如此!而我也問過唸理科的家兄、教工科的同事、學農科的技師,大家都以他們的經驗告訴我,沒有先廣博的學習該領域的近全面知識,很難能夠活用它。     
 
「熟」才能生「巧」!       即使「獨孤九劍」號稱是「以無招勝有招」,但一開始仍得先練足「破箭式」、「破掌式」、「破氣式」,練到最熟之後,才能完全到「以無勝有」的領悟境界,不是嗎?所以,尋常鄉農亂打一氣,是不可能勝過武林高手,但令狐沖的出手卻幾乎是無人能敵!同樣的,岳飛拜見宗澤時,一開始也提他的觀點,云打仗不能全靠兵書而要視情況活用,但宗澤卻告誡他那恐會淪為蠻力而已,故岳飛也去讀了一堆兵書,才終於成就他的大業!       
 
我們不能像趙括那樣紙上談兵的死讀書,但是,從古到今,每個功成名就的人,絕對都是讀更多、更廣!才能領略出「活用」法,試看三國時代,智計第一的諸葛亮,他讀的更多、才能用的更活!不止戰略,也有「舌戰群儒」的能力。范仲淹鎮守西夏,是文官而有武學,也是他博覽群書之能,才能適應羌人或西夏人不同的情況而找出變化應對!至於《哈利波特》裡,海格也在第一集就告訴哈利「反正你也沒辦法讓咒語發生作用,你得讀過很多書才能達到那個水準」(皇冠版頁91),榮恩這個巫師家族亦同意「你們兩個會的魔法都還太少,(故)不至於造成什麼真正的傷害。」(頁163)
 
  --所以真的,不管從什麼層面來看,除非真有天賦異稟的天才,否則,每個人,都是在讀夠多書,才可能活用的!       
 
而實際上,我們現代中,所看到的「天才」,是怎麼樣的?著名的小提琴家曾感嘆「我一天練14個小時的琴,世人卻只會說我是天才。」,牛頓、愛迪生到愛因斯坦,則全都展示他們拚命專攻研究的那面,因為不斷地專精,才會漸漸練出屬於每個人的「活用」法。才會在使用前人的方法跟實驗時,越來越感到不足而想去變化,也才能夠變化出新的東西來!       
 
從考研究所到教甄一路來,我都覺得,沒有「死背」,不可能「活用」!所謂「置之死地而後生」,倒也可作另類解讀。每個人能領略的「活用」雖各不相同,但,總要先精熟,才能學通;到學通,才能忘記;使其默化到自身,才會隨時變化!沒有九陽真經的深厚底子,張無忌也無法迅速學會乾坤大挪移跟運熟大極劍!孔子雖云「吾道一以貫之」,但,他卻也是「入太廟每事問」、「吾少也賤,故多鄙事」、「不學詩,無以言;不學禮,無以立」的人,才會讓他學生跟世人都以為他是「博學而誌之者」,   不是嗎?

kkman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